• 幻灯3
  • 幻灯2
  • 幻灯1
新闻动态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

《冰上

2018-04-07 21:44
分享到:
祭祀……”(见《皇朝文献通考》) 说明相信风水的万历皇帝为防后金(清)崛起 ,曾对其祖坟加以讨伐——金、清两代有种族渊源。清兵入关后,作为报复,也焚烧了明陵中万历的定陵。以牙还牙?封建时期改朝换代,政权更叠, 属于“狗咬狗”式的斗争,而刨前朝皇帝的祖坟,相当于精神胜利法之一种。冤冤相报,复仇的矛头居然也直逼阴间,无 法躲闪……皇帝死后也无太平。   至于清东陵,民国时曾遭某贪财的军阀盗窃,估计动用了工兵与炸药。此乃声势最大的一桩盗墓案。墓内的宝物被席卷一空,下落不明。恐怕已悄 悄地拍卖,用以补充军阀混战的弹药开支?其命运连明十三陵都不如。慈禧太后毕生忙于赔款割地,死后连自己的坟墓也 无法保住。   凡此种种,皆离殷鉴不远。未能以史为鉴,必将重蹈覆辙。明思陵如此,清东陵亦如此。明清两代,皆从紫禁城出发,雄心壮志,宝马玉乘,全部 沦陷在荒野……   十三陵的神路两侧,树立着面面相觑、夹道迎送的石像群:有狮子、獬豸、骆驼、象、麒麟、马各两对(分别采取立姿与坐姿),以及武将、文臣、 勋爵12尊。一支葬礼上的仪仗队,自明宣德十年 (1435年)就开始执行神圣的使命:守护皇帝的幽灵。至今无人为其换岗 ,喊出解散的口令;它们再累、再辛苦,也必须坚持。   从这庞大的身影中间穿过,能察觉到目光的注视。我算是明白了:所谓历史的甬道,是由什么构成的。即使意识不到自己在检阅着往事,也能感受 到正在接受往事的检阅。说实话,我比这群变成了化石的卫兵更紧张,也更有使命感。   真想对着空气大喊一声:稍息!或者索性更彻底点:向后转——齐步走!可它们能服从我的指挥吗?这是最典型的奴隶的化身——只忠实于那惟一的上 帝。   真想用一个手势,就能解除笼罩在其全身的符咒,把沉睡的石头唤醒——难道,你们甘于成为永远的牺牲品——就不能做点更有意义的事情吗?可 我的任何动作,都是无效的。我挠不到石人石兽的痒处,无法将其从无期的徒刑与顽固的桎梏中拯救出来。   真想啊,真想策动一次对于时间的反叛。   谁说石头是没有感觉的?谁说石头的意志不会崩溃?谁说石头身上承袭着死神所下的结论?   在十三陵,我发现了一群“多余的人”。   由此而联想到陕西临潼的秦始皇陵,以及簇拥在其周围的那著名的“地下军团”。   十三陵的石像群,是走出了地面的兵马俑。虽然数量少多了,可执行的任务大抵是相似的。   所有的皇帝,对死亡都充满了恐惧。甚至死后,也需要形形色色的保镖——泥做的,陶制的,抑或石头雕刻而成的……它们对于活人的世界是多余 的,对于皇帝的“死魂灵”却是必需的安慰。   泥土与石头,毕竟比血肉之躯更驯服、更接近永恒。兵马俑是不会造反的。甚至,都不会抗议皇帝的愚昧。   从秦始皇的陶俑,到十三陵的石像群,都在用紧闭的嘴唇,传唱着一曲无声的保镖之歌。一支沉默的合唱团。一群注解着封建时代的哑巴歌手。 很遗憾,我不是其同类。我不是聋哑人。作为十三陵石像群的目击者,我有这么多的话要说……我想打破这亘古的寂静。 我是诗人中的写书大王吗? 洪烛出版作品目录 《南方音乐》(诗集)接力出版社1993年 《我的灵魂穿着一双草鞋》(散文集)黑龙江少儿出版社1994年 《浪漫的骑士》(散文集)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5年 《眉批天空》(散文集)上海人民出版社1996年 《梦游者的地图》(散文集)作家出版社1997年 《游牧北京》(散文集)中国文联出版公司1998年 《抚摸古典的中国——洪烛自选集》漓江出版社1998年 《两栖人》(长篇小说)太白文艺出版社1998年 《你是一张旧照片》(散文诗集)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 《冰上舞蹈的黄玫瑰》(散文集)知识出版社1999年 《中国人的吃》(散文集)中国文联出版社2000年 《洪烛逍遥》(散文集)吉林文史出版社2000年 《北京的梦影星尘》(文化专著)海南出版社2000年 《眉批大师》(评论集)天津教育出

新闻动态

联系我们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88号
电话:400-123-4567
传真:+86-123-4567
邮箱:admin@baidu.com